淳于髡与孟子的男女辩论嫂子

孟子是出了名的好辩!诸子百家的学者们看见就头大,但孟子也有头晕的人,就是当时齐国著名杂家学者,太子。

在中浓墨重彩地为淳于髡列传,

滑稽大师和著名外交家淳于髡。据说现在临淄还流传着"孟子遇见淳于髡,不死也得头发昏",淳于髡是孟子旗鼓相当的对手,著名史学家司马迁很欣赏淳。

而给孟子写的传只有不到150个字。其用心的差别可见一斑;司马迁说:齐之赘婿也,"淳于髡者;滑稽多辩,长不满七尺;数使诸侯;未尝屈辱。淳于髡是齐国的一个入赘女婿,身高不足七尺。为人滑稽。屡次出使诸侯之国。能言。

他在与人辩论和向国君进谏时,

从未使国家受过屈辱,与孟子的好辩一样!淳于髡最鲜明的特点是"滑稽多辩",经常用讽喻表明自己立场。尤其喜欢在与人辩论时运用"隐语",言辞诙谐,含义深刻。孟子和淳于髡是同事和竞争。

往往令人心悦诚服;在稷下学宫,孟子的学生的规模达到数百人。而淳于髡则有数千个弟子;孟子在齐国享受国策顾问的待遇;很显然地位和名气高了孟子一头。而淳于髡是太子老师和外交家,淳于髡很不待见孟子。攻击他的仁政和王道的政治主张,浇灭孟子那"说大人而藐之"的"嚣张"气焰。找准机会就要和孟子来一场辩论;淳于髡和孟子的。

是嫂子掉进水里要不要用手拉上来的问题。在现代社会这是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,嫂子掉进水里你不去救;会被你哥。

"今天下溺矣,

"淳于髡问孟子,

还要被别人骂作禽兽。但在战国时期这又是一个大问题,这源于儒家坚守的"男女授受不亲"的"礼"。淳于髡曰,"男女授受不亲,"孟子曰,"嫂溺则援之以手乎。是豺狼也,男女授受不亲;嫂溺援之以手者,夫子之不援。援之以道:"天下溺,援之以手,子欲手援天。

孟子说毫无疑问是礼,

这是礼吗?

淳于髡问如果嫂子掉进水里。

不去救就是豺狼,

而嫂子掉进水里是特殊情况。

男女之间不用手递受物品,小叔子应该用手去救吗?那当然要用手去救了,不用手传递物品是礼,是常态的情况。用手把嫂子拉上来是在特殊情况下的权宜之计,淳于髡说:天下的人都掉进水里,你为什么不去救?难道你要用手一个一个拉他们上来,天下人都掉进水里应该用道去救,雄辩的淳于髡一上来就为孟子准备了一个两难的问题,递东西的时候连手都不。

这难不倒孟子,

既然儒家认为男女授受不亲,那么自己的嫂子掉进水里。该怎么办?如果孟子坚持男女授受不亲,那就不能用手把嫂子救上来,见死不救孟子就是禽兽;如果孟子用手把嫂子救上来。那就否定了"礼",孟子就是伪君子;他最擅长这类两难问题的辩论。秘诀是以我为主转移。

在和告子的辩论中。告子说白马的白和白人的白是一样,这是事实判断,但孟子马上转移。

问告子难道老马的老和老人的老是一样吗?

在和淳于髡的辩论中,

这是从事实判断转化到了价值判断,孟子再次运用"乾坤大挪移"的方法,淳于髡说的用手救嫂子是伦理问题,而拯救天下是政治问题,男女授受不亲是基本原则。这叫做"执中行权",特殊情况当然要特殊对待,执中就是坚守一种原则,行权就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,做出适当的改变,"嫂溺。

小编精选

相关阅读